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南山客

 
 
 

日志

 
 
关于我

高级职称,长期担任分管教学的副校长,福建省党校系统优秀教师,从事党校教育30年。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玫瑰的另一种爱(图)  

2009-08-01 14:18:43|  分类: 人间真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初中时,传达室的退休老教师—黄伯伯是大家的开心丸。黄伯伯是个乐天派。由于我们的精心调教,黄伯伯小到吹泡泡糖,大到唱摇滚乐,跳迪科无不精通。你要是跟他聊天,高兴时没准他还会从他那漏风的牙缝里蹦出一串连洋人都听不懂的英语。

就这么一个乐天派,最近他却一点也不作声了,整天静静地坐着,不再跟我们闹了,连他那京腔小曲也不唱了。这也不怪,陪他走了七十多年的老伴前两天走了,儿女虽然孝顺,也必不上老伴的贴心。看他那样一天天地消沉,我们决定要让他重新“活”过来。

终于,我们拟定了一个计划。

一天清晨,黄伯伯很惊讶地在传达室的门缝里发现了一枝玫瑰,玫瑰旁的纸条上面写着:“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很自然地,黄伯伯一下子就猜出了是我们搞的鬼。可我们死也不承认,还一个个正儿八经地发誓:“要是都是我干的,夏天吃屗到冰淇淋,冬天吃不上热狗!考试不及格!老死没地方葬……”,一个比一个毒。当然不全由一个人干的,是大家一起干的,可黄伯伯却没听出潜台词,居然半信半疑地纳闷起来。

【转载】玫瑰的另一种爱(图) - 南山客 - 南山客 博客

以后每星期三,黄伯伯准能按时地收到一枝红艳艳的玫瑰,有时插在门缝里,有时则由花店的人或一个小孩子送来—都是些从电视中克隆过来的镜头。每当这时,玫瑰映得黄伯伯的脸红通通的,眼里总闪烁过一些光芒、一些幸福。

黄伯伯也曾试着调查过,他曾问过送花来的人和小孩子,也曾偷偷地躲在门后边,想知道幕后的主使者是谁,可他的每一招都被我们聪明地挡回去了,所以每当他受到玫瑰时,总是一脸疑惑,嘴里轻轻地嘀咕着些什么。

渐渐地,传达室又回荡起黄伯伯的欢声笑语,他又开始跟我们吹泡泡糖、跳迪斯科了。只是每当我们问起红玫瑰时,他的脸总绯红绯红,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买的,自己送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我们告别了母校到省城读书后,星期三的玫瑰使代替了我们对黄伯伯的关怀,每当想起玫瑰,我们便似乎又看见了黄伯伯那站在传达室门口张望的身影和他看到玫瑰时的喜悦,而那玫瑰的小卡上还是那句话:“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四年过去了,黄伯伯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含笑而去了。他死时,我们不在他身旁,陪他去的还有一大瓶的干花,那是他用我们送的玫瑰制成的。迟到的第三天,我们把玫瑰轻轻地放在了他的新坟上,任自己眼中那过期的泪水似大江决堤,尽情地宣泄着。

以后,每年的清明节,黄伯伯那干净的坟上都放着一大束玫瑰,没一枝玫瑰的小卡上还是那句话:“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这是他的慰藉。

我想,玫瑰可以诠释的,不止是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